芜湖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博客精选 > 正文内容

军策盛唐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11章 嘴快的坏处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芜湖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·()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 ,最快更新大唐风流军师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彦来到自家的前厅,看到萧显坐在客位上,母亲在一边陪坐。萧显还是没有穿官服,一身便装,头上是这时候有身份的人才带的幞巾,显得年轻不少。

    李彦抱拳施礼:“小子参见萧大人。”

    萧显没有回礼,只是微微一笑,对李彦没有跪拜也没有介意。李彦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,他没有习惯跪拜任何人。虽然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古代人,可思想深处还是没法改变。对于家中的奴仆向自己跪拜,李彦刚刚习惯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习惯别人跪拜,而自己不习惯跪拜别人,李彦只能自嘲这是人的惰性。被人尊重就能接受,可是不见得能接受向别人奴颜婢膝。

    杨氏是大家族出身,又和李傕结婚当了几年官太太,很是知道礼节和规矩。自己妇道人家,虽然李彦只有六岁,但是对外一直是李家的家主。桌椅板凳,曲辕犁制作,已经让李彦成为大人。

    就连灵口村的村正,有什么事情也直接找李彦。对于很多家庭的孩子,十几岁了还每天知道玩耍。可是只有六岁的李彦已经开始执掌一个家庭,除了佩服就剩下羡慕,也没睡觉得太奇怪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什么,古时候的孩子成熟的早。要是皇家的身份,王子八岁就离开皇宫单独开府,十四岁就会离开京城去封地。

    普通人家的孩子,十四岁就可以娶亲,也可以自立门户单独过日子了,所以李彦六岁掌家也没什么奇怪的。只是他能完全独立支撑一个这样的家庭,还是让人感到新奇和佩服的。

    几个月过去,杨氏见识到自己儿子的神奇之处,也不像以前一样管他。只是担心他年纪小,耽误学业。不过李彦很有分寸,这段时间除了家里的事情,很少参与别的,也不和村子里的其他小孩玩。只是在后院读书,教妹妹读书。

    杨氏已经习惯李彦小大人的行为。今天一县之长的萧县令突然登门拜访,让杨氏很是吃惊。看癫痫病哪里好李家已经不是官身,平时是没有什么人来的。娘家哥哥自从被李彦气走之后,真的不再承认杨氏身份一样。李泉也因为有萧大人作保,再没有找李彦的麻烦,再说他也有点不敢,哪一次他也没有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另外李泉派来的木匠,铁匠,李彦也一视同仁,还是正常教给他们技术。李泉当然什么也说不出什么,事情就这样平静下去。杨氏看到李彦前来,也就对萧显施礼退回后堂,有什么事让李彦谈去,再说萧显说是来找李彦的。

    杨氏离开,李彦坐下:“萧县令前来,不只有什么事我可以效劳的?”

    李彦的不卑不亢,气度从容,让萧显更加重视。一个你六岁的小孩,既不贪玩,也不嚣张,身上竟然有成年人的稳重,真不知道他父亲当初是怎么教育他的。

    萧显遗憾,要是李傕活着,他一定登门请教,好回去教育自己的儿子。省的他们已经二十几岁,最小的也十几岁还是不务正业,就知道贪玩。

    李彦可不知道萧显这样想得,他实际心里是快三十岁了。那些小屁孩李彦怎么可能和他们一起玩,这个年龄哪能不稳重。

    萧显听到李彦的问话,脸上有一丝惭愧的表情:“李郎君,本县今天是来向你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李彦知道郎君是这时候的普遍称呼,也算是亲昵的近称。有些奇怪的说道:“萧县令何出此言,你向我道什么欠?”

    萧显确实有些难于启齿,当着那么多村民百姓的面,自己要求李彦的曲辕犁不要挣钱上交朝廷。说是惠及天下百姓,可自己却没有办到。

    满心欢喜的萧显,派人连奏折以及图纸一起送往京城洛阳,以为一定有好消息,可是他等了一个多月,竟然什么消息也没有。

    派人一打听,奏折根本皇上没有看到,而是在尚书省就被压下来。经过自己熟悉的朝中人了解,这是宇文化及批复的。这样的小事根本不需要报告皇上,直接转到工部和户部。一个小县令上报的东西怎么会被重视,朝廷当前的主要问题是剿灭各处的反贼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事,宇文化及和裴世矩提议皇上去江都游玩,这才是大事。当然全朝廷都在做准备。皇上远游江都,要带走大批的官员。谁留守,小儿癫痫的治疗费用谁跟随,这关系到宠信和信任的问题。舟船制造才是工部的主要任务,一直忙活了两个多月。前几天皇上已经远赴江都,这件事当然没有人再管。

    对萧显来说十分失望,他认为一旦这个方法推广,大批的耕地都能恢复耕种。能极大缓解粮食问题,也能平息各处造反的农民。可这样一个利国利民的好事就这样失败,让他大骂昏官误国,自己的升迁政绩希望也落空了。

    失望之余的萧显,觉得无法向李彦交代。当初自己不让人家挣钱,根据自己的了解,李彦确实没有挣钱,而是把技术无偿交给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可李彦剩下的外债怎么办呢?很没面子的萧显不知道怎么办,事情一直拖着。可是前几天自己的朋友裴寂来信,邀请他去太原,具体什么事情没说,但萧显明白。对于他来说,形势已经很明显了,李家在扩充实力。李渊升为太原留守,当然要培植自己的势力,裴寂这是在给李渊招揽人才。

    萧显对大隋杨家已经失去信心,决定前往太原。临行觉得失信于李彦,今天特意前来,和李彦说一下,他帮助不了他。

    听到李彦的问话说道:“当初我不让你的曲辕犁挣钱,希望朝廷能重视,也会给你一些赏赐,你大可不必靠着这个这个钱。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彦举手止住萧显的话,脸上是淡淡的微笑:“萧大人不用说了,在下明白。理解萧大人的苦衷,没有怪罪你的意思。这件事就算过去了,周围的村民都得到这个技术,他们还是会感激萧大人的。李彦也算做一件有利百姓的事。”

    萧显奇怪的看着李彦,这是一个只有六岁儿童能说出的话吗?自己还有些担心,一个小孩,要是真说出什么难听的话,自己的脸面往哪放?毕竟自己是县令,又是四十来岁的人。萧显很在乎自己的名声,这是洛南县几乎都知道的事,李彦要是到处述说,自己可是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决定亲自来说一下,可没想到李彦竟然这样说。萧显第一个印象就是:“妖孽”,李彦根本就不像六岁。萧显拿出一张纸说道:“这是五十贯钱,算是本官赔偿你的损失,还上你伯父的钱。”

    李彦没有接,萧显能这样做,也很出乎李彦的预料。萧显真是一个好人,跟官职没有关系,这是做人的原则。笑笑说道:“算了,我虽然没钱,但也不能要你的钱。那我成什么人了?大渭南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人有这个心,李彦已经很感激了。马上秋粮就会收获,我也就能换上伯父的钱。大人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李彦越是不要,萧显越是看重李彦。不贪财,知道原谅人,理解人,最难能可贵的是李彦才多大一点。摇摇头说道:“本官已经决定辞职,今后不是洛南县令。还不缺这点钱,对你可能有些帮助。希望你不要研究那些没用的东西,一心读书,将来可以成为国家有用之人。”

    李彦很是不感冒萧显说的话,什么叫没用的东西,科技才是社会发展的动力,就那些四书五经才是没用的东西呢。可是已经多少明白过来的李彦,这样叛经离道的话,他是不会再说的。对于萧显辞职,李彦一点都不觉得奇怪,已经是616年秋季,隋朝灭亡不足两年时间。其实已经是实际灭亡的时候,皇上大举出游江都,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是离洛阳不远的洛南不知道的?

    所以萧显说让李彦失望,他一点也不奇怪。隋炀帝虽然算是很有雄才伟略,但越到后期越完蛋。特别是那些奸臣当道,已经难以挽回隋朝失败的下场。这一次去江都,他再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这些李彦都知道,所以当然不奇怪。对于想有些作为的萧显这样的官员,要是不辞职那才怪呢。对于他辞职李彦更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还是淡淡一笑说道:“萧大人很明智,在下佩服。我也不想干甚么,会记住萧大人的教诲,安心读书。”

    萧显奇怪,自己辞职李彦好像一点都不奇怪,就是因为他年纪小,更应该奇怪才对。可李彦稚嫩的脸上表现出的是一副了然的神情,这让萧显心头震动。难道这个鬼才妖孽一样的少年,能看清当前的形式?不可能吧?

    带着怀疑的态度问道:“李郎君好像知道本官辞职这件事,也认为理所应当的事。为什么?”

    李彦到底还是没有沉稳到底,他就像是一个怀揣异宝的小孩,多少有些显示的味道。张嘴说道:“不为什么,良禽择木而息,良臣择主而事。萧大人另投高明当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差点把萧显震惊得坐在地下。这也太逆天了,李彦是不是背后有什么高人在指点?各地反贼不断。哪个地方都有,要是这个话传出去,自己恐怕会招来杀身之祸。也会连累好友和李留守。

    萧显心里产生了比较好癫痫病医院杀机,这个李彦不应该留下。可是他这一点反应,恰好被李彦看到。李彦心里的震惊比萧显还要大,后悔自己怎么这时候说出这样的话,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萧显眼里已经闪过杀机,自己再不懂得政治斗争,可那些宫斗和朝堂争斗的书和电视剧也不是白看的。

    可话已经说出,再也无法挽回,脑筋一转说道:“萧县令,你不用担心,李彦不是多嘴的人,不会管这这些闲事。萧县令有赠钱提携之恩,所以更不会说出去。只是天下大乱,良莠不一,希望萧大人有择人之明。”

    李彦等于公开说明,萧显投靠谁他都不会管。请他放心,他不会说出去的,另外点明白他不要投错人家。这是什么智慧,堪比一代军师,让萧显再也不敢把李彦当做一个孩子。而是恭敬的站起来向李彦施一礼:“多谢李郎君提示,萧某记住你的情。”

    李彦的汗差点没下来,好险。自己现在可是什么实力也没有,别说一个县令,就是一个有钱有势的财主也能轻易收拾自己,记住以后再也不能多说话了。

    萧显这样恭敬,没有再说本官,而是自称萧某就是已经和李彦处在一个平等的地位。李彦知道自己现在表现得越是胆小,恐怕越是危险。只又让萧显摸不着头尾,有忌惮才不敢怎么样。一笑站起来说道:“萧大人,在下只是一个儿童,担不起你的大礼。只是萧大人日后飞黄腾达,不要忘了照顾李彦一二,我这个人就是没有出息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彦的话让萧显打消杀他的念头。李彦一再表明自己要靠着萧显,让他心里一动,问道:“李郎君,现在天下群雄并起,不知道李郎君看大隋江山是否有问题?”

    李彦警觉的看了萧显一眼,这样的话不该和自己这个年龄的人说吧?是不是试探自己?摇头说道:“世事无常,在下年纪太小,经验有限实在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萧显是很有才能和头脑的,他能被裴寂看中,替李渊招揽,可看出来绝对不一般。李彦口气中的推脱和不想回答他听得出来。李彦曾经提醒他要择主而事,当然是对这些人有看法。站起来又是施礼说道:“萧某真心求教,请李郎君不吝赐教。

    手机看书,p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qvf.com  芜湖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